2018世界盃時間 高继胜“顶风作案”收购英国足球俱乐部 钱从哪来?

银华杯十佳银行理财师大赛,惊喜大奖至高荣誉等你来!

  顶风作案收购英国足球俱乐部 高继胜钱从哪儿来?

  洪宇涵 杨雅茹

  8月14日,莱茵体育(000558.SZ)董事长高继胜以其个人和家族的名义,斥资近2.1亿欧元收购了圣玛丽足球集团80%的股份,成为了英超劲旅南安普顿俱乐部(SouthamptonFootballClub)的最大股东。

  这次收购也让这位房地产起家的中国富豪随即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在高继胜完成对圣玛丽足球集团的注资后的8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交部《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文件指出,将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

  而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这桩交易是高家利用香港的财富来出资,直接绕开了监管部门对海外并购的限制。

  与高继胜在海外一掷千金截然相反的是,其为实际控制人的国内上市公司莱茵体育遭遇到了发展的瓶颈。

  8月22日,莱茵体育发布公告称,公司计划以2.08亿元出售闲置房产54套。根据莱茵体育发布的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79万元,与上年同期下降52.29%。同时,高继胜及女儿高靖娜质押了占公司总股本44.73%的股份数量。

  自8月14日,英超劲旅南安普顿官方宣布消息后,本报记者曾多次尝试联系高继胜本人及其家族成员核实这一消息,均未能成功。记者同时尝试联系了莱茵体育方面,但公司董事办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8月24日晚间,莱茵体育公告称,经向实控人高继胜咨询,其与圣玛丽足球集团股东方达成合作属于其个人行为,与公司商业行为无任何关联关系。

  “顶风作案”

  南安普敦足球俱乐部是英格兰东南部的知名职业足球俱乐部,绰号“圣徒”(TheSaints),以青训天下闻名,产出了贝尔、沃尔科特、张伯伦、拉拉纳等优秀球员。高继胜的收购,使得圣徒成为第二支中资入主的英超球队。

  早在2016年8月,西布朗维奇俱乐部就成为了首家被中国企业控股的英超俱乐部。同样是那个夏天,苏宁宣布以2.7亿欧元购买国际米兰俱乐部约70%的股份。米兰城的另一家俱乐部——AC米兰俱乐部也在今年4月被中国商人李勇鸿,以7.4亿欧元的价格收入囊中。除此之外,大到西甲的马德里竞技和英超曼城,小如德甲沃尔夫斯堡和西甲格拉纳达,都有中国资本参股或者控股的身影。

  但此后,中国发改委给予警示,要求遏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的非理性对外投资状况。央行副行长、外汇局局长潘功胜更是在今年3月公开表示,“去年一年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了很多足球俱乐部。但很多企业,在中国的负债率已经很高了,再借一大笔钱去海外收购。有一些则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

  外汇管控的趋严给境外收购所带来的壁垒,早已在李勇鸿收购AC米兰的一波三折中展露端倪。2016年5月,李勇鸿为收购AC米兰专门成立中欧体育投资管理公司。在同年8月与AC米兰的母公司菲宁维斯特达成协议后,中欧体育本应支付2亿欧元的定金,其中第二笔交易却因为国内金融管控加强而不得不向后推迟,交易一度接近流产。

  最终,同年12月李勇鸿选择在卢森堡成立罗森内里体育投资公司(卢森堡),后者成为AC米兰新的收购主体。

  而高继胜对圣玛丽足球集团的投资,也受到了外汇管控趋严的影响。早在2016年11月11日,高继胜所控股的莱茵达体育投资有限公司就与凯瑟琳娜·利勃海尔签署了正式股权收购协议。协议约定在6个月之内,标的企业将收购由利勃海尔家族所持有的圣玛丽足球集团有限公司80%股权。

  但此项收购的进程并不顺利。根据莱茵达体育在今年4月公示的信息显示,“由于目前国内证券市场环境及政策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同时境外标的公司收购圣玛丽足球集团有限公司80%股权的事项尚未完成全部境外主管部门的审批程序。”此后,高继胜采用通过自有资金进行收购。

  以个人名义投资也并非毫无先例,此前双刃剑体育总裁蒋立章收购西甲格拉纳达,7天连锁酒店创始人郑南雁联合收购法甲尼斯,也均为个人直接出资。

  面对政策壁垒,線上電影,高继胜也选择学习前人经验,放弃由境内投资公司直接入股,转而寻求其他资金出境的方式。据悉,高继胜最终使用其家族在香港拥有的财富来出资,借助香港自由换汇的优势,绕开了中国对海外并购的限制。

  “这其实有点像是顶风作案。”某体育产业的证券分析师称。“但是至少莱茵体育确实是发展体育产业的企业,而与先前的一些收购案例不太相同,所以可以减少一些担忧。”

  资金来源追溯

  在收购案公布后的数个交易日内,莱茵体育的股价一度下跌了近5%。“这意味着高继胜必须很快拿出亮丽的收购回报,打消市场对这笔收购涉嫌转移资产出境的猜测。”某体育产业的证券分析师向记者透露。

  根据莱茵体育今年一季度报显示,高继胜父女拥有的莱茵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7.7%,高继胜之女高靖娜持股 6.16%,两人合计53.86%。在莱茵体育于今年4月26日与5月31日发布的两份公告中显示,莱茵达控股集团与高婧娜分别质押了占公司总股本38.57%与6.16%的股份,共计44.73%。

  此外,尽管莱茵体育方面称未参与关于圣马力足球集团的并购事项。但此前莱茵体育曾公布一份修改后的收购方案,方案称将由实际控制人直接控制境外标的公司

  (LanderSportsInvestmentCo.,Limit-ed)完成对ST.MARY’SFOOTBALLGROUPLTD(圣马力足球集团)的部分股权收购工作后,公司拟以发行股份或现金购买等方式购买上述境外标的公司之全部股权。

  记者致电莱茵体育董事办询问公司是否会在后续执行该方案,莱茵体育方面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除此之外,经营俱乐部所需要的巨额资金来源,也将是对高继胜一大考验。

  据德勤会计事务所的财务报告统计显示,南安普顿俱乐部上赛季总收入为1.24亿英镑,但在球员薪酬方面支付了8500万英镑,占到俱乐部收入的68%,净利润为180万英镑。上述体育产业研究员对经济观察报称,“对于这类英超中小俱乐部来说,他们更多依赖于英超联赛的高商业价值,通过联赛的转播分红保障了球队收入的稳定和增长。但同时,球员作为球队最重要的资产,具有极高的议价能力,这导致了俱乐部的薪资支出和转会支出也随之水涨船高。”

  拉加代尔体育娱乐首席执行官安德鲁·乔治奥在接受采访时称,“欧洲的足球产业是非常发达的,这也吸引了来自俄罗斯、中东、东南亚包括中国的投资者。”但投资者需要明确自身的目的,“运营足球产业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并且如何将欧洲足球产业的运营经验带回国内也将是一个问题。”

  “有人曾经问我,两亿欧元是否可以去收购一家俱乐部。”英超联赛的传奇教练弗格森在自传中回忆称,“我告诉他,如果你有100个亿欧元,就去尝试一下吧。因为你要建造新球场、买球员和付工资,还需要投入建造自己的青训体系和球探网络。这都需要金钱。”

  体育小镇计划

  相比于其他产业,曾就读于体育专业的高继胜对足球并不陌生。但上述分析师向记者称,高继胜此次斥巨资收购国外足球俱乐部的行为,很有可能是拓展体育小镇产业布局的需要。

  早年做房地产生意的高继胜,在2014年提出了“一体两翼”的战略发展方向。此后“莱茵达置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莱茵达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开始发展体育事业,进行全面转型。

  莱茵体育转型期正值“特色小镇”的投资发展风口,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莱茵体育也将体育小镇作为自己未来的支柱产业,并在2017年相继与浦阳、彭州、义乌等地政府达成合作,计划建设拥有本土特色的体育小镇。

  但转型后的莱茵体育暂未在体育运营业务上取得突破。

  2016年莱茵体育总营收36亿元,净利润2519万元,其中,能源及贸易销售营收20.3亿元,占比53.5%,实现净利润125.68万元,仅占上市公司净利润总额的4.99%;房地产销售营收16.87亿元,占比44%,实现净利润5501.36万元;而其重点发展的体育运营业务营收1758万元,占比仅0.46%。

  莱茵体育在发布出售房产公告的同时也发布了数则关于增加注册资本金、为六家子公司提供担保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将新增注册资本4.29亿元,增资后注册资本为12.89亿元,同时新增普通股4.29亿股,新增注册资本的计划已通过董事会决议。增资之后将对五家全资子公司及一家通过子公司间接持股55%的孙公司提供贷款担保,共计17亿元。

  根据公告,这是为了莱茵体育的体育小镇计划融资。按照公司规划,将建造四个体育小镇,以及一个国际户外运动基地,已公布的项目共需要投资210亿元。

  从需要担保的子公司的业务及所在地来看,五家全资子公司中,莱茵达(桐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杭州萧山莱茵达体育小镇投资有限公司、莱茵达西部体育发展有限责任均为新成立的全资子公司,地点分别对应桐庐国际足球小镇、律动浦阳特色体育小镇、“中国·彭州”葛仙山运动休闲小镇的所在地。

  有分析指出,尽管“特色小镇”已升级成为国家发展战略的一环,而高继胜对南安普顿的收购也符合其对公司战略转型的需求,但“特色小镇”初期尝试缺乏经验,同时也尚未找到合理的营收模式,且国内还没有体育小镇借海外足球俱乐部IP运营获得良好发展空间的先例,莱茵体育的特色小镇计划,还需要面对市场的考验。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