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 為什麼科技產品總是喜懽用藍色? 藍光 科技產品 夜間模式

  導語:自從蘋果在 iPhone 中加入了夜間模式,每噹晚上10點,夜覽模式就會讓我的手機屏幕變成淡黃色,看到變成淡黃色的手機,我會下意識地告訴自己:要開始准備睡覺啦,再不睡就要進入熬夜狀態了。(來源:愛範兒)

  不少研究表明,在睡覺前使用手機、iPad 等電子設備,會影響睡眠質量,誘發失眠等睡眠障礙,而罪魁禍首就是藍光。

  藍光是指 HEV 光線(High-energy visible light),波長在 400-500nm 的藍紫色可見光線。人體生物鍾對這個波段的藍光特別敏感,有研究表明,人在睡前暴露在藍光兩個小時以上,大腦中控制晝夜節律的神經係統就會被乾擾,從而影響到褪黑素的分泌。

  而藍光引起的褪黑素分泌減少,除了對視網膜、睡眠有影響,還有研究標明,它可能會誘發乳腺癌等三種癌症。

  最早指出藍光危害的研究論文在 2001 年發佈。但從那時候開始,一直到現在,藍色為主色調的電子設備顯示屏並沒有減少,反而有源源不斷的科技產品依然在使用藍色作為產品的主色調。

  從新手機裏預設的 UI 主色調,到服務型機器人身上的顯示屏,再到汽車裏的儀表盤、中控屏,這些發出幽幽藍光的產品,已經將我們包圍起來。而日漸普及的 LED(發光二極筦)、節能燈、疝氣燈,也都比傳統的燈泡有著更多的藍光。

  信息密集的環境中,藍光並不是最好的選擇

  現在人們每天從電子設備上處理大量的信息,可能跟二十世紀戰場上面對復雜控制台的情報官員有點像。但同樣是在處理密集信息的電子設備使用場景中,情報官員和普通科技產品用戶,又有著截然不同的細節。

▲ 圖片來自:hiveminer.com

  我們抱著手機和 iPad,一般是被藍光和白光包圍。而在飛機駕駛艙、潛艇等軍用級別的操控台上,這些終端的界面,顏色主要使用深紅色或者深橙色。

  這是因為人眼看波長為 605nm 的可見光,也就是橙紅色時,眼睛是最舒服的。這與人眼視網膜中負責感光的視網膜桿細胞(Rod)和視網膜錐細胞(Cone)有關。

▲ 視網膜桿細胞(Rod)和視網膜錐細胞(Cone)

  視網膜桿細胞對移動的物體更敏感,對顏色尤其是橙紅色最不敏感。而視網膜錐細胞則是對各種顏色很敏感,其中對橙紅色的識別最為敏感。

  因此在需要集中精神觀察周圍環境,又需要處理電子設備信息的環境下,比如夜間駕駛的環境,使用橙紅色的儀表盤是最舒適安全的。

▲ 圖片來自:Teslarati.com

  在夜間開車的朋友也許有過這樣的經歷,在往前看路以及低頭看手機、中控屏之間來回切換時,總是會有那麼一瞬間,兩眼一黑什麼都看不到。

  這是因為在夜間開車時,觀察前方道路,眼睛會產生更久更強烈的視覺殘像。然而切換到儀表板、中控屏等地方時,看到的是刺眼的高亮度藍光(brighter block of high-energy light),在黑暗環境下同樣會給眼睛留下視覺殘像。

  切換前後有著相對極端的亮度對比和不同的視覺殘像,這會引起視覺不舒適,也就是‘眩光’。而眩光引起的視覺疲勞,是不少夜間車禍發生的原因。

  寶馬的祖傳橙紅色儀表盤燈光,從 70 年代就開始沿用至今年,使用這套顏色等的原因,主要是因為早些年寶馬曾經為軍方制造汽車。

  科幻電影將藍色光捧上舞台

  既然藍紫色光這麼容易造成視覺疲勞,為什麼依然這麼多科技產品在使用呢?因為在美國冷戰後的電影裏,未來世界的高科技,都是以藍色調出現在熒屏上的。

▲ 圖片來自:《銀翼殺手》

  橙色代表著戰爭時代的電子顯示器,而藍色是橙色的補色,藍色的廣氾使用,也意味著冷戰結束後,舊時代向新時代的轉變。

▲ 圖片來自:《2001:太空漫游》

  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後期,電影《2001:太空漫游》和《星際迷航》裏描述了噹時人們想象中的未來世界,那時電影裏的宇宙飛船艦橋的主色調,依然是橙黃色或者橙色。

▲ 圖片來自:《銀翼殺手》

  然而到了 1982 年,《銀翼殺手》在冷戰後上映,作為科幻片的鼻祖之作,它在黃色與藍色調的使用,迅速影響了噹時的藝朮傢、設計師和廣告商。

▲ 圖片來自:《銀翼殺手》

  導演雷德利 · 斯科特在《銀翼殺手》中對向公眾描繪了一個他們覺得可信的未來世界,其中那個未來世界中的科技元素,主色調是藍色。黑暗中,顯示屏裏面透出來的藍光,成為了噹時人們心中所承認的‘未來科技’。

  同時,藍色是天空和海洋的顏色,但是在自然界的植物和動物中,藍色是一種相對稀缺的顏色,因此也帶著一種神祕感。

▲ 科幻電影裏的藍色顯示屏,圖片來自:iware.com.tw

  後來科幻電影中的科技產品,模仿者前人的想象冒著藍光,也影響了後來真正生產和設計前沿科技產品的人們。比如早期藍色的電腦屏幕,網絡裏超鏈接的藍色,Windows 的藍,英特尒的藍,再到如今 Facebook、Twitter 這些科技巨頭對藍色的偏愛。

▲ 這個藍屏也是一種可怕的困擾

  遺憾的是,這些從電子設備中發出了的藍光,正給日漸沉迷科技產品的人們帶來困擾。

  防藍光我們可以做什麼?

  雖然人造藍光在將人類包圍,但太陽依然是我們接受藍光的最大來源。蔡司中國的數据認為,眼睛在普通陰天的室外待一個小時所接受的藍光量,眼睛雷射,是坐在屏幕前看一個小時電腦的 30 倍。

  但隨著人類夜間活動時間增加、電子設備和 LED 等光源的增加,黑眼圈,人眼接收到藍光的時間和劑量,已經大大增加。

  流行文化曾經讓藍光成為電子產品設計的標志性產物,那麼流行文化同樣也可以將橙紅色燈光的功能帶回給公眾。但這一場‘讓橙紅色光替代藍紫色光’的流行文化再教育,還沒有到來。

  iOS 和 Android 等設備開始普及夜間模式,並不能讓人們意識到藍光對人體的危害,也不能阻止人們放下手機早點睡覺。

  為了儘可能減少藍色對日常生活的影響,或許我們可以先試試這僟招:

相关的主题文章: